Lillian

日常ー2016年11月20日

又是一直被讨厌的梦困扰,全部是不想见到的人和事,每天每天……又是情绪轻易变得脆弱……眼泪本来就比较多,最近变得更多更多更多。很无力很无力,而且每次每次都有种十分强烈的欲望,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因为有点脏所以没有那样做,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想法,却频繁地成为心里强烈的冲动,所以觉得奇怪。然后……最近一个月几乎没想自残,心情再不好也没有那个意愿,怎么说呢,总感觉找不到身上哪块地方比较合适,也没有那个冲动,我在和YYS发信息时姑且把这一点算成好转之处了。但是那个又加重了好多,罪恶感。我是不太想说这个词啦,好像我是喜欢反省一样,其实并不是,只是单纯的罪恶感,我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也没有在考虑反省什么,但是,我看到快递到了,买的东西挺有意思的,我看到以前买的一只小玩偶在角落里落灰,我看到没喝完的牛奶时间久了坏了,我看到以前买的很多本子没用完,我看到早餐,我……基本是两个走向……平时就是压抑起来,其实潜意识都记得牢牢的,情绪脆弱的时候,一下子就会崩溃不已,眼泪掉个不停,我为什么会浪费这些资源呢?我……浪费了这么多别人的钱啊……为什么我还是这么没用呢?这些资源不是全都没有意义了吗?我为什么没能把这些资源利用得更加充分呢?为什么我这么这么过分啊……呃,就是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不是讲道理的问题了,而是有点不正常吧……然后,还老是一边大哭一边不正常地大笑,是讽刺地大笑,脑袋里想的也无非是姥姥小姨对我的几句不加理解的宽慰罢了,这也是很普通的事,为什么我要像疯了一样边哭边笑,不断反刍呢,不想回复姥姥的微信,我又何必这样别扭呢?好像多么不得了的受害者一样,明明她们都没有做错什么呀。每天做着讨厌的梦,梦里,空旷,压抑,孤独,崩溃,事件跳跃离奇,可心情却无比现实。然后醒过来,觉得现实生活也越来越和梦境的氛围相像了……其实,真的够了,真的够了,就这样吧,能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能积极就积极,能消极就消极,崩溃和大哭的时候,就默默等自己哭累吧,无力的时候,就默默等恢复精神的时候吧,轻松的时候,就有多少算多少吧……我可以期待任何的什么东西吗?我有那样的力气吗?……对不起,YYS,我就知道我是不能加油的,所以昨天的加油只是说给你听的,不算我自己的份。我真的什么都保证不了的,我已经非常疲惫,虽然我并没有自以为是到对你的困扰轻描淡写的地步就是啦,总之我……先不加油了,只能做到在没有去死掉之前随便怎样地活着而已……

日常—2016年11月14日~17日

星期一那天中午,想着自己的生活也许终究不能达到完全的幸福,欲望什么的总归会占据我的心灵的一部分,我想要接受这个事实,同时我不会认同它的正确性。这么想着,勉强继续下去。
星期三早晨,我想到,自己不应该一直活的像一个为了达到某处的过程中,因为当我回首过去,我不觉得我确实过了三年的生活,而只像赶了三年的路,至今也未能抵达。如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本身就不是理所当然,我是不是也应该煞有其事地珍惜当下?上学路上还烦躁到极点,结果第一节课过后立刻感觉心情非常舒畅,精力也终于变得充足,为什么忽然会这样?我想,也许和想法的正误关系不大,仅仅只是情绪的问题,我的情绪太不稳定了,仅仅是这样而已。
然后现在,星期四的凌晨,完美的学习时长已经被我破坏掉的话,我还能若无其事地在想学习的时候就去学习吗?如果能做到,是不是就代表我已经可以对学习这件事带给我的「结果」不论好坏都完全接受了呢?学习就会变得仅仅只是自由选择中的一种了呢?如果是这样,围绕着学习成绩的悲伤紧张就全都不复存在了吧,与此同时,因为学习顺利的舒畅和因为成绩好的喜悦也便不复存在了。是不是这样有舍有得的感觉呢?如果是的话,我又该怎样取舍才好呢?况且,事实果真如此吗?我又是否拥有抉择的权利呢?
说到底,这些困惑又是否有意义呢?……如果依旧试着去思考解决这些,是不是就永远没有尽头了呢?……我不知道,我所明白的东西太少了。反正,也早就习惯这种不得安宁的生活了,既然如此,就随便怎么思考吧,随便怎么尝试吧,唔……真是让人提不起劲来的结论啊……
嘛,那就来试试吧。不悲不喜,接受一切,然后随便地自主地做点什么。话说,若是能混合对既定现实的接受与对理想的渴望,那样的心态有没有可能实现呢?总之,先试试接受吧,反正,估计一天不到就会萌生其他念头吧……

日常—2016年11月7日

还是得打起精神来啊,这样勉强没关系吗?但是,就像刚刚说的,我也别无选择吧。
学习的事情。作文啦,小考啦,休假啦,考试啦这些事,总是能轻而易举把我搞得心神不安一阵,真是没用啦。不过,尽管困难,尽管试图逃避,也能明白这些都是终究要面对的事,就像前两天终究糟糕地考了试,今天也终究要在上学前完成作文和试卷。即使我不会责怪自己的逃避,也应该明白这些事是逃不过的。还不如正面地面对它们。我是这么想的。当然,我不会着急,若调整几个月能好转就很不错了。总归这其实也是我一切调整会面临的最大boss,现在不能对抗也很正常,不用着急的,嗯。
弟弟的事情。首先要知道,再怎么说一年半之后妈妈就会接他回家了,没必要像白痴一样擅自揽责任的,但愿可以吧。每周去一次奶奶家也好,就算会在心情最不稳定的双休日扰乱心情,但是,我也是不想一直避而不见的,这样总归也能给我一种没有回避的感觉。放低地位放低地位放低地位,重要的事说三遍。至于对他的恐惧,这个没办法,害怕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份害怕会让我多想,要是能做到顺其自然就好了。
还有就是,总是轻易陷入低落和疲惫的事。如果原因能解决掉,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呢?我不知道。真正的抉择也许只有一个,想不想活下去。只要想要活下去,就注定要努力让自己精神起来,幸福起来。但是我老是在想无聊的事,动不动就对生死变得犹豫,实际上,我真的有那种勇气吗?明明没有,却老是认真地烦恼的话,就有些蠢了吧。其实今后会经历的痛苦,大部分也是重蹈覆辙,这样的话,就想想迄今为止都坚持下来的这个事实,不要动不动就假装不坚定。我想只要这一点确定下来,我大概就能够努力起来。因为既然确定要活着,就只能努力过得幸福了嘛。加缪不也排除掉肉体自杀和精神自杀而主张活下去嘛。而且SHORT CAKE CAKE还没完结,我怎么能不看到这一部的结局呢?我还要在理久结局之后买入全套单行本呢。我还……没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房子呢,一直想要那样的归处不是吗?而且还有好多喜欢的书、喜欢的音乐、喜欢的电影动漫,我都还没有享受尽兴呢。对了,还有我的朋友,对我那么好的人存在着,我怎么能不打起精神来?还有,幸福大抵还是存在的吧,至今为止我不也通过坚持通过努力得到得越来越多了嘛,所以也想继续坚持看看的呀,努力的话,有时候不也触手可及吗……说这些并不是因为不想活下去了,只是,总是对这件事太不坚定了。我不仅想要决定,还想要坚定。所以呢,我要跟自己说好了,SHORT CAKE CAKE还没完结,冰菓还没完结,毫无理由地愿意对我好的朋友也还存在,至今为止努力而得到幸福的事实也还存在,所以,最少,在SHORT CAKE CAKE没有完结的这两年里,不要去想活不下去的事,约好了,就一点也不要想。只要确定了要活下去,我想,我就能坚强,我就能坚强的。
最后就是,不要试图熬夜,幸福会溜走的哦= ̄ω ̄=~心情乱糟糟的时候,请看一看这样的我、曾经的你,非常努力的在确认着要好好活着的事。啊咧是不是有点开始恶心起来啦,写作业写作业去了。

日常—2016年11月6日

啊……总感觉,提不起精神来诶……提不起精神来,总是流泪,提不起精神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周六去奶奶家吃饭,结果我好不争气呀,仅仅是在车上和弟弟同车了一会儿立刻就眼泪汪汪的了。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明明答应了奶奶,以后每周都要去奶奶家吃饭的,明明是想让奶奶还有爷爷开心的,但是……却忍不住想这个约定真的应该答应吗?我好害怕他,好害怕他,他明明不可怕,为什么……我却这么地害怕呢?好害怕他,他很可怕啊……虽然觉得现在心情好了很多,觉得幸福的时候也变多了,可是,却也总是觉得有些不安,而印证了这份不安的,是每天每天的糟糕的梦。这一个月,我的梦一直是乱七八糟的,一直在梦到不想梦到的人和事,没有一次是让人放心的梦境。好讨厌啊,虽然梦的内容很快就不由得我控制地湮灭了,可是,做了讨厌的梦,做了疲惫的梦,这个事实却会一直记得。我是觉得总是躲在房间里哭泣和悲伤很逊啦,可是,真的在难过的时候,又只想沉浸其中了。
这一周竟然都没有写日记呀。现在回想的话,周一因为考试的消息而扰乱了心情,周二因为差劲的分数而痛苦不已,然后自我安慰,努力地用村上春树的话和加缪的哲学观点鼓励自己,周三周四周五,感觉心情越来越好了,因为学过一次的内容有些还挺轻松的而开心起来,周六因为作文的事困扰,晚上就是去奶奶家的事了,流泪着睡着了,周日继续心情乱糟糟的,现在作文也没写完,其他作业就更加……
话说,周五晚上SHORT CAKE CAKE23话韩文版更新了,理久居然一点戏份都没有,出场的一丢丢也都是背影。不过这次的扉页是理久,而且是非常好看的一张,而且小天心里全都是理久,最后还确定自己喜欢上了理久,嘛,也足够满足的了。我现在,因为心情很糟糕,为了不一直哭,我也不去振作,只是一直逃避着,想着理久的事。理久究竟会不会赢呢?当初追昼行的时候,明明很喜欢马村,却没有这种非常怕他输的心情,也许是我很有信心,又或者是我遗忘了当时的纠结。我因为害怕结局不是理久而难过,努力地催眠自己也喜欢千秋,而且还有点成功,这样实在太过分了。明明我就喜欢riku,就因为害怕难过就这样暗示自己什么的……唉,riku的话,就算伤心,我也认了。千秋确实是很好,又温柔又可靠,但是还是,只喜欢理久,最喜欢理久了。
要不我干脆也去住宿好了,住学校的话,就不用总是见到妈妈了,也可以让妈妈多管弟弟了……虽然,我真的好喜欢自己的房间呀,不论何时,都是最让我安心的地方,我可以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现在也是这样,只要声音不太大就好。不行,住宿不方便洗澡,不能随意作息,不能随意听歌用手机,更不能随意哭泣……唔……要是租个房子就好了,不过显然,不可能呢。
怎么办呢?虽然也知道幸福很好,难过的时候,又会怀疑幸福是不是真的很好了,或者说是怀疑那种东西真的能安定地存在吗?不管怎么想,不管怎么痛苦,是不是都只能别无选择地活下去呢?然后别无选择地做一些注定会做的事……
我不知道了,好像不是那么绝望,但是究竟是什么呢?怎么办才好呢?我不知道了。即使明天就变得开心起来,在今天的我看来也没有意义啊。

日常—2016年10月28日

今天下午放假,去家旁边的澡堂洗了澡。现在的我才懂得珍惜这里是多么的干净可爱~
然后和妈妈一起去吃热干面,然后去了书香咖啡。妈妈查成语,我写练习册。唔……如果说留心察觉自己的情绪并接纳它是我最近get到的好方法,那今天察觉到,自己不安的情绪,果然还是来自妈妈。当我和妈妈在一起时,有时因为恰好心情比较好,就会格外放松以至于得意忘形。然后,每次,在得意忘形之后则是空落的寂寞。妈妈,她肯定,和弟弟在一起时也是这么开心吧,不,甚至,很可能是更开心的样子。当想象到这些,开心的情绪好像全部失去了原本的价值,一下子,原本的兴奋变得讽刺,讽刺到让我发笑。这种心情我一直都觉得无解。那天从梦中哭着醒来,才意识到,原来,这种心情,是那样让人难过。
但是躺在床上,我按照最近领悟的思路考虑了一下,忽然觉得……果然,我还是把自己的地位设得太高了。我仅仅只是妈妈的孩子,现在变成了孩子之一,事实只有这一点而已。虽然妈妈一直强调着我对她有多重要,可是其实我并不在意那个说法,也相信不起来。是,我没有那样的自信。不过啊,那种自信,没有,不可以吗?我就是并非第一重要,我的位置就是没有那么高,这样想,不可以吗?忽然萌生的这个想法,让我放下了自己高高的身段,好好的接受不那么厉害的现实,终于,瞬间瓦解了这难以言喻的不安。
唔哇……写到这里都忍不住给自己点个赞啦。现在我,好像真的,没关系了。当然我无法确定未来的事,但是,总不能做一只连幸福都恐惧的胆小鬼吧,所以我想,就算可能是暂时的幻觉,我也要尽兴享受这幻觉。
话说刚才还看了一篇文章,是有关压抑情绪的事。果然我就是这样的。因为从莫名其妙的时候开始顶上优秀的光鲜外壳,我不敢暴露自己的任何缺点,任何做的不够好的事都会让我不安并极力掩饰和避免。结果,我变成了胆小鬼,害怕暴露真实的自己的样子、甚至连负面情绪也竭力压抑直到情绪爆发到无法控制的局面才后知后觉,不这样的话,就如同,没有了生存的价值。所以,就算不幸福,也不能连活着的价值都尽数失去。
这不是我的错。我从未做错什么或做对什么,我只是在每一次选择前做出了我注定会选择的决定。然后,就这样痛苦着、自我折磨着、不顾他人着、自作自受着、幼稚纠结着……这都不是我的错。或者说,说都是我的错什么的是毫无意义的。但是,然而,我却一定要倾尽全力去改变这个并不幸福的现状。这是我自己的人生,即使不是犯了错,我也要负全责,把责任一点不肯遗漏地揽下,不论遭受多少挫折也固执地迎向幸福,哪怕连自己在追寻什么也搞不懂了,哪怕原地踏步到忘记前进是什么了,也要负责到底,也不会放手不管,不论是否会有好的结果。因为我,一定是,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更加想要自己变得幸福。一直都是这样,否则,我不会能像现在这样坦率地笑起来。
嗯……再来谈点杂事。
昨天LN和LTY又来找我,送给我了生日礼物!真的……好幸福好幸福!我好喜欢那个夏目友人帐的钱包,真想一生都只用它!还有一只小绣球。LN她,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为什么,两次,如此精心地为我准备生日礼物呢?我因为家庭习惯,几乎没有过生日的活动,也没收到过什么生日礼物,因此一直觉得,过生日有什么开心?送礼物也不过是交换一样的行为罢了。可是17岁和18岁的生日,我收到了她的礼物,还有她一直以来的关心……我才发现,收到生日礼物,是这么开心的事啊。真的很幸福。
然后,我听前桌说,这个班的换座位规则,真的超级神奇。每星期都会换一次同桌,都不会重复,然后南北每两星期对换一次。唔哇……看来,晚来一年的我也是有机会认识很多同学的呀。
还有,晚上一直睡不着,扰乱了我天黑就睡凌晨前醒的规律作息呜……不过先不管那些了,现在收拾收拾去图书馆啦~

日常—2016年10月26日

今天真是幸福,好多同学借高三体活课的机会来看我,还给我带了好多好吃的~被新朋友说人缘好,其实并不是人缘好,只是她们人太好而已啦。
今天发现了一件事,好像留意一下的话,是可以察觉到自己开始萌生的情绪的,于是就可以在情绪被压抑而积累起来进而崩溃爆发之前,疏导一下自己。
好累……不说了,得去学习啦!

日常—2016年10月25日

说实话,昨天晚上失眠+心悸真是把我折磨得够呛。今天早上整个人都糊涂了。
然后,上午的英语课……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今后不敢怠慢作业啦!
中午因为英语课的情绪,痛苦得不行,一点东西也吃不下。但还得抓紧背单词……
学校快结束时心情才稍微恢复正常。对了,vesper桑特意给我带了奶茶,灰常感谢的说。虽然害得我自习课上厕所貌似给班级扣分了……不能再倒霉啦。
练习册的事,希望尽快落实吧。
昨天为了调整学习状态,决定很早就睡午夜起床。定了闹钟不过没用上,19:40睡到23:40自己醒了,好像是和梦境有关才醒的,是关于学校的梦,具体是什么也不想回想了,隐约记得英语老师吓到我了。
先睡觉后学习让我能比较摒除杂念,效率确实上升了一倍左右。不知道能不能长久实行。
我想,我在学校时,实在是太过紧张了。时刻不忘记作为「新同学」要给大家留下好印象。其实,我没有我想要装出的那份优秀,我现在确实没有那样的能力,所以别人理应认为我很普通,那才是真实的。同时,就算我没有所谓的优秀之处,不给别人留下惊艳的印象,我的价值也不会因别人的看法而改变。比起让别人觉得「优秀但沉闷」,还是「普通但愉快」比较好,真的。明明很平常,却硬撑出不错的样子,那种状态能够好好维持吗?能够心情平静吗?能够真的幸福吗?
虽然一直是知道的,这两天又犯糊涂了。但是,感觉,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一点。况且与转班类似的经历以后也会有。前两天买的书到货了,我翻了一下,那本「见信如晤」我很喜欢,翻到了那篇以前看过的,有关「去做」的信,书上有信的图片,上面大大地写着几个「DO」,感觉挺可爱的。
是的,对我来说也是如此,这次是真正意义上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与其痛苦,不如专注于实际目标,不如「DO」。
话说有件事还是很幸福的,同学中有位看起来很仗义洒脱的女生主动把笔记借给我。笔记记得很实在详细。她三番五次到我的座位来借我笔记,还让我带回家看,麻吉好人呀,真的非常、非常感激她,要是能传达到就好了。

日常—2016年10月24日

第一天上学,其他的先不提了,感觉有好多要复习的课程呀。
不能着急不能着急不能着急……
虽然没办法法进入很好的学习状态,不过,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习惯呀,一直都是这样,也很正常。当然我有值得提高的地方,不过不能心急,一点点,踏实地,确定地,循序渐进地,又失败也有进步地,提高自己的状态。
没关系的,所有人,本质上没有什么价值的区分,没有尊严的高低贵贱,大家都只是从出生起在做自己能做的事罢了。没有谁更英明高贵,没有谁罪恶卑微。这样的思路,我一直都明白的。所以,不需要证明什么,不需要伪装出浮夸的价值,不需要扭曲地告诉别人我没有错、我是对的、我是好的……要做的,仅仅只是,让自己变得幸福而已。
当然,即使说过想过很多次,也会遗忘、会一时糊涂、会被积重难返的思维领导……但是,一次次的提醒、一次次的确认、一次次的尝试着实践,终究,会有所改变,终究,能真心实意地愿意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努力。
所以,没事的。
没关系的。
嗯!

日常—2016年10月24日

早晨一直在做梦……
有关自习室的梦,有关烤肉的梦,有关酸奶的梦……还有一个印象最深,却不经意间湮灭了。
只记得梦里大家都在逼我做什么,什么事来着?醒来时还很清晰,现在怎么也想不起了。我想,一定是,我内心深处隐晦地讨厌的事吧。唯独记得大家的态度,妈妈是疲惫而严厉刻薄的,爸爸是轻蔑不屑的,爷爷一言不发,但同样是无所谓的态度……
梦里我还看见同学的妈妈梦游很可怕,起床后吹头发时不经意间回想到这里时,忽然有一只手拍上我的肩膀,吓得我窜了起来——原来是妈妈。只是吹风机的声音盖过了妈妈上楼的脚步声。吓死我啦~
不过,那个梦里,我不情愿做的事,或者说,不情愿接受的某个事实,到底是什么呢?

日常—2016年10月23日

明天就要开始上学了,稍微有点小忐忑诶嘿。降级这样的决定,不知道几年以后的我会怎么看,毕竟这一定是一个完全改变了我的命运的决定。但是,无论如何,就算未来的我想着幸运也好,不幸也好,我一定不会犹豫和回头,也只能,不回头地走下去了嘛。我忽然想到,3年之后,10年之后,我可以重新读一遍现在写下的日记,加上年岁的积淀去写一些评论批注之类的,再过很多年也可以这样,会不会挺有趣的?不过这样会不会有点傲慢呢,自以为是地觉得可以活很久很久。嘛,瞎说的啦,就算未来未知,也得按最大概率的明天活下去不是嘛。
刚才回复了两位朋友的短信,大家,都给了我鼓励。我觉得,其实大家都是真心在关心我,朋友也是,家人也是,但是我这个别扭的家伙,心里老是在默默评估自己的价值是否值得别人关爱吧,真是过分的家伙啊……
对了,以后想坚持在这里记录各种东西,日记啦,书评影评漫评啦……就这么决定了,很容易的,不要随便放弃掉呀。
想说的还有好多呀,但是,觉得还是以时间为单位写日记吧,每次都想把自己的想法全部写下来,会很花时间,也很难持之以恒吧。
那么,再收拾一下东西就晚安吧。
明天,新的班级,会是怎样的氛围呢?